财经新闻又一国民品牌凉凉?曾市值上百亿,今400万欠款逾期用果

财经新闻 2019-12-02141未知admin

  原标题:又一国民品牌凉凉?曾市值上百亿,今400万欠款逾期用果汁抵债...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有的时候一招走错,满盘皆输,消费品市场亦是如此!

  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行业周期和时代宿命。

  要想实现逆生长、就要需保持谋变的紧迫性和敏锐的方向感。这是明星公司进阶伟大亦或消亡的关键。

  遗憾的是,多数企业没有跨过这条经纬线:诺基亚、大润发、柯达等曾经的王者公司,都在巨变碾压下折戟。财经新闻

  特别是近几年,一波快消品来了,一波快消品走了!谁还记得我们曾喝过的健力宝、七喜、港式珍珠奶茶……还有它。

  它,曾是家户喻晓的中国第一果汁品牌,连续十几年占领了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

  它,曾是2007年以来港交所规模最大IPO,募资规模超过了24亿港元;

  它就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国民果汁—汇源果汁!

  电视广告上上耳熟能详的“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更是成为了许多8090后共同的回忆。

  而如今,谁又能想到这家曾经叱咤风云几十年的国产品牌却面临着倒下的危机!

  近日,工场微金公布了一份四家借款企业以物抵债的公告。

  公告内容大致为汇源被曝出曾向平台借款400万元,无力偿还之后用果汁抵债。

  根据逾期公示信息,这四家借款企业均为“国民第一果汁品牌”汇源果汁旗下,合计应还款金额为418.5万元,担保机构为北京汇源集团。

  而令市场瞠目结舌的是,汇源果汁用来抵债的物品均为汇源果汁系列产品。

  汇源一度曾是国内顶级的饮料品牌,2008年可口可乐开出179.2亿港元的价码打算收购汇源,不少人以保护民族品牌的名义强烈反对,最后这起收购因涉嫌垄断而夭折。

  今年3月,汇源作价36亿贱卖又夭折;如今连400万都还不起,也映证了一个事实:汇源,是真的没钱了!

  提起汇源,就不得不说其创始人朱新礼,一个充满了情怀和担当的“92派”企业家!

  但是,关于汇源创始人朱新礼的公开报道,今年以来鲜有见到。

  最近一次还是8月23日,朱新礼在北京密云区的汇源集团接待了巴西驻华大使保罗·瓦莱。财经新闻

  曾几何时还颇为健朗的朱新礼,如今再出现在公众眼前已是满头白发,网友一片感叹:

  不得不说,如果当年朱新礼把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现在的他可能不用再为公司存亡发愁,已经闲云野鹤、悠然自得了。

  正如朱新礼之前所言:“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

  但历史没有如果!

  11年前,坐等可口可乐以24亿美元、近两倍溢价收购汇源的朱新礼,没有料到后来的他会经历一出“悲惨世界”!

  朱新礼曾是中国快消产业的一面旗帜,他一手创立了汇源,带领这一品牌问鼎中国果汁行业,并创造了2007年以来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

  但近年来,汇源过得并不容易。

  巨额债务、违规贷款、股票停盘、高管集中离职等问题缠身,甚至一度“卖身”!质疑朱新礼落伍的声音也甚嚣尘上。

  10余年江湖浮沉,朱新礼和汇源究竟发生了什么?

  1952年朱新礼出生在山东省沂源县的一个普通务农家庭里,从小朱新礼的日子就过得比较贫瘠。

  从小吃苦长大的朱新礼,为了以后不再吃苦,决定学习驾驶技术。

  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学会驾驶技术可以让自己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寻求更多的发展。

  改革开放以后,朱新礼承包了一辆“解放牌”卡车开始做运输的工作。凭借着当初在技校学来的优秀的驾驶技术,第一年朱新礼就赚了5万多块钱!

  不仅如此还积累下了很多用户,用户们都点名要朱新礼的车。第二年朱新礼就赚了超过20万。

  “一个人富起来不算什么本事,让周围的乡亲们都沾光,才叫能耐!”这句乡亲们经常说的话,刺痛了朱新礼;

  于是在1984年底朱新礼放弃了手上赚钱的运输生意,被推选成了村主任。

  为了尽快改变东村的落后面貌,他与党支部其他同志一起,找信息、访名厂、请专家,东奔西跑。

  为了新上项目早日投产,他既是设计者,又是指挥员,日夜战斗在工地上,忙得竟连自己母亲患冠心病住院,直到病故也没来得及看她一眼。

  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果实。

  1986年,当地的总产值达到了1060万元,人均收入也从朱新礼1984年上任时的270元激增至900元。集体固定资产400万元。

  朱新礼出众的领导力也得到了上级的认可,获得了当年的生劳动模范还上了报。

  1989年朱新礼被评为后备干部的重点培养对象,上级还把他送到了山东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开始了为期3年的学习。

  毕业后,朱新礼回到了沂源升职至县外经委的副主任,但刚上任后朱新礼就遇到了一个大难题。

  虽然当地的果农的产值已经很高了,但是却没有太多的销售渠道,只能任水果都烂在地里。

  朱新礼发现,当时苹果浓缩果汁市场还是一片空白的,如果利用这些卖不出去的苹果去做成果汁,即解决了当下的问题,又能挣更多的钱。

  但是,谁去做呢?

  恰逢92年,同志发表了第二次南巡讲话。朱新礼受此鼓舞,心想:不如自己干吧!

  于是,朱新礼毅然扔掉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为了心中所向往的“远方”,决心为广大果农闯出一条致富之路。

  1992年6月朱新礼辞去公职创业,接手了一家负债1000多万,面临倒闭危机的罐头厂,在此基础上创办了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经历了千重万难之后,终于第一批汇源浓缩果汁就研发出来了。

  刚好,朱新礼从朋友那里得知德国马上就要举办国际食品博览会了,而这对于汇源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于是,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样品,背着煎饼去德国参加食品展。

  请不起翻译,就请朋友在国外读书的孩子客串帮忙;没钱吃饭,每天在宾馆用煎饼充饥。优质的产品连同朱新礼的真诚,终于打动了外国公司。

  第一批价值500万美元的订单拿回来时,许多人仍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虽然国际市场已经被打开,但国内市场却还没有被挖掘出来。

  于是朱新礼决定把工厂从山东搬到了北京,因为北京这样的国际化城市拥有更多的资源、市场、品牌。

  进军北京不到三年,汇源就站稳了脚跟。

  1996年,朱新礼更是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他花了7000万的价格买下了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的广告。

  要知道,当年汇源全年的总收入还不够支付7000万元的广告费,但正是这支“天价”广告,汇源在全国彻底打响了品牌知名度。

  在接下来的数十年,朱新礼带着汇源在果汁市场跑马圈地,迅速扩张,让“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的广告语飞入了千家万户。

  到了2000年汇源以23%的市场份额,成功占据了果汁行业榜首的位置!

  2001年的3月朱新礼找来了最大的资本合作伙伴——德隆集团。对方出资5.1亿现金占51%的股份与汇源联合成立了合资公司——北京汇源。

  2005年汇源与台湾统一集团签订了合资协议,统一集团以3030万美元的价格购得了汇源5%的股权,合资建立了“中国汇源果汁控股”。

  实际上,这一次合作朱新礼更多的是在为汇源日后的上市做准备了。而合资公司成立后,汇源的估值也如愿以偿的提升了400%!

  2006年,为了快速的完成汇源的上市计划,朱新礼又引入了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等投资者,估值也再一次水涨船高。

  2007年2月,汇源果汁成功的于香港完成了上市,募资规模超过了24亿港元,成为了那一年香港最大的IPO!

  2008年,朱新礼当选为CCTV中国年度经济人物,汇源发展达到巅峰,风光一时无二。

  2000年以后,有两起美国企业收购中国企业失败的案例引发不小轰动。

  这两家中国企业分别是华为、汇源果汁。区别在于,前者未被收购,开启了神级进阶之路,后者未被收购,却滑向了没落的边缘。

  据2008年中银国际研报显示,可口可乐宣布拟收购汇源果汁全部股权,收购价为每股12.2港元,相当于41倍的2008年预期市盈率,加上汇源果汁尚未转股的可转债及尚未行使的期权,可口可乐支付的总价为197亿港元。

  当时,微博还曾推出“是否赞同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的网上调查,超过55万参与投票的网民中,80%投了反对票,60%表示不看好。

  此前,美加净、乐百氏、大宝、小护士在外资收购后被雪藏的命运,挑起了民众心中的“保护民族品牌”情绪,外界盛传,一旦可口可乐掌控汇源果汁,势必在行业内形成垄断,国内现有果饮品牌势必重新洗牌。

  最终,2009年3月,商务部依据《反垄断法》叫停收购案。

  即使多年后谈起,朱新礼仍旧心有不甘,“如果2008年交易成功,我们已是千亿级公司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式,历史是不能假设的。

  也是因为这比收购案的失败,彻底的改变了汇源的命运!2009年3月20日汇源复牌,股价就遭到了腰斩,跌幅超过50%,市值蒸发44.5亿港元。

  不仅如此,朱新礼的计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断了。原本朱新礼是打算卖掉汇源去做果树农业的,准备转型做上游的纯原料供应商。

  所以在2007年的时候朱新礼就投资了很大的资产,还把汇源的销售人员裁掉了一大半。

  但人算不如天算,朱新礼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收购案会上升到民族产业之争上。所以,计划的落空也让汇源这家企业惨遭大失血。

  卖身”可口可乐失败,对汇源带来了极大的冲击。也正是从那时起,汇源业绩持续走低,扣非净利润已经连续六年为负。

  自2013年起,朱新礼陆续抛售旗下12家子公司来弥补亏空,并大幅裁员。

  2016年汇源的销售人员也从9222人骤减至1332人。对于饮料行业来说,销售跟不上,一切都是白搭。

  因此2017年汇源财报销售额大减的同时,还跌下了连续十多年占领了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

  2018年4月3日,汇源果汁在港股停牌,直到目前仍未复牌,停牌原因是一笔42.82亿元的违规贷款。

  港交所还提出,财经新闻如果汇源果汁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港交所上市部将展开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相比于退市,汇源果汁头顶高悬的百亿债务,或许才是更加严重的问题。

  据汇源果汁信批显示,截至到2017年6月30日,短短半年内,汇源果汁净负债率急升20个百分点达到了82.5%。

  当时其总负债高达115.18亿元,1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达55.79亿元,占其总债务的65%。

  可以说,2019年的汇源果汁现金流十分紧张。更加致命的被视为救命稻草的36亿“联姻”告吹!

  天眼查数据显示,汇源集团如今诉讼缠身,已经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其失信记录多达60条。

  如今看来,如何妥善解决压顶的债务问题成为了汇源果汁的当务之急。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里,汇源果汁再难回归高光时刻。

  而那记忆中的儿时味道,也只能停留在记忆中了……

  参考资料:

  商界《欠债一百多亿,卖身可口可乐失败,汇源果汁究竟发生了什么?》、

  债市观察《36亿“联姻”告吹!汇源果汁114亿债务压顶 十年一觉卖身梦》、

  生鲜头条《朱新礼:常常自称农民,线亿+的汇源帝国掌门人》、

  中国基金报《汇源果汁危机大爆发!10亿元债券违约!多名高管离职!老板朱新礼成被执行人》

  

Copyright © 2010-2020 消息源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