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河口黑社会“黑市长”梅河口

军事新闻 2020-03-26199未知admin

  市民们惊悸地说:“你没听说田波是梅河口的‘黑市长’、‘第6大班子’吗?”

  警方经过几年追踪,终于将这个累累的习团伙彻底端掉。

  盘山公上,两辆警车风驰电掣般穿行。车上是厅总队负责人带领的打黑特别行动队。他们此行是去辽宁东港市执行一项紧急任务:部的全国第三A级逃犯——梅河口市犯罪团伙首犯田波。

  1999年7月7日。梅河口市古楼街金阳光浴村。晚7时许,居民石健的岳父来到这里想洗澡,看看门票2元钱一张,便欣然踏入。不料,出来时却被守门人拦住了。

  老人不服,找来女婿石健。石健不容分说,带领一帮人把洗浴村的玻璃一顿猛砸。

  洗浴村是田波的堂兄田宝年开的。田宝年找来王岩、姜斌、李春友,开着一台车,拿上2支,满街寻找石健。在高丽街附近,他们将石健的一台凌志车堵住,向车内连开5枪,将司机和车内的人打伤。

  8月18日早,徐成贵和杨勇开一辆捷达,在梅河口市城附近又将石健开的轿车堵住,徐成贵举便打,密集的枪砂射入石健肺部和右胸膛。经手术,石健虽保住性命,但胸腔内100多粒枪砂至今未能取出。

  “7·07”金阳光浴村案发时,田波正陪同某领导在日本游玩,却也马上知道了这起枪战,当时就火冒三丈。7月13日,田波从日本回来,立即召集几名手下,每人颁发2万元钱。他们策划了几套方案,最后选定了8月18日。

  群众反映,梅河口有三个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危害最大、最的是田波团伙:

  他们有、自制,有现代化的交通和通讯工具,从刀光剑影发展到垄断经济,并向下手……

  田波公然自诩:“在梅河口,我比市长、局长好使,黑白两道我都能摆平。”

  当侦查员进入查证阶段时,困难比预想的要大得多:有的干部、领导不配合,冷淡;有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许多知情人和群众听说“出证”,更是躲得远远的。

  难道被吓成这样?侦查员们不解。有人说:“没听说田波是梅河口的‘黑市长’、‘第6大班子’吗?田波一句话,就能左右上边的人事安排。田波有钱有人,又有又有枪,谁敢惹他?”

  这个孩子出生在60年代初,父亲是德高望重的某县县长。这孩子从小在县委大院长大,人们出于对县长的尊敬,对这孩子宠爱有加。渐渐地,这孩子养成说咋的就咋的、天下第一的性格。学业自然无成。家里张罗给他找工作,又有许多人上门帮忙。于是,他先去当兵,后在县招待所、医药等部门就职。1983年,这孩子已20多岁,开始经商做买卖。他很会利用父亲的老部下,无论是商业、企业还是,甚至是司法监督部门,他都有人;无论是厂长、局长、主任、副市长、,都跟他是朋友。他做起买卖来一绿灯。越开越大,钱越捞越多。把某些人紧紧在他的周围,梅河口黑社会充当起伞。上的无赖看此人是根“棍”,纷纷投靠他,充当。

  为了打开口子,侦查员们冒着严寒来到一位被害人的家里,再三诚恳地表示这次打黑的决心。被害人终于开说了不堪回首的一天:“1999年夏季,我承包了红梅镇三井福利煤销售权,田波团伙李家勇、蓝贯金看这生意挣钱,想拿过去干,让我退出。我害怕生意被抢走,就给李家勇送去1万元钱。我以为没事儿了,可没想到8月1日中午,李家勇王肖玲一伙人持匕首和枪来到我家,把我媳妇打伤,把我四肢大筋砍断……”

  黑幕被逐渐撕开,出一部以黑从商、以商养黑、以官护黑的发迹史。

  几年来,田波团伙以开煤矿、搞运输、经商办厂等手段巧取豪夺,敛聚大量财产,然后经营和培植关系网。原梅河口市副市长张某首先被击倒,成为田波的代言人。张从1996年开始就经常为田波联系电厂卖煤,催要卖煤款,与田波吃喝拉扯,以哥们儿相称。一次,张在某县城赌博,一下输了20多万元,对方不让他走人,张马上给田波打电话。田波冲对方说:“他是我大哥,马上放人,明天我去算账。”就这样,张某与田波你利用我,我依靠你,成为朋友。

  有了副市长这个高层次的哥们儿,田波成了上层官员座席上的常客,一来二去与掌管各方的不少局长们建立了特殊关系。

  田波经商以来,非法倒卖煤炭数万,偷漏税款217万元。某些人利用手中,税务专管员弄虚作假,使国家巨大损失。

  1998年,田波买了10台卡车非法营运。一次,10辆卡车经过一处收费站,收费员要收取过费,梅河口黑社会梅河口黑社会田波说:“不给!”结果,10台大卡车停在面上,造成交通要道堵塞达1小时之久。后来,田波骂骂咧咧地找到交通局某领导,此人对收费员说:“算了吧,田波咱惹不起,让道通行。”从此,田波的10辆大卡车呼呼隆隆地通过收费站,再无人敢拦截收费。

  1997年,田波非法占用耕地51459.7平方米,逃漏土地使用费105.7万元。

  在那些渎职者、污吏的下,田波在梅河口达到的地步。

  一次,田波手下人想不买票乘火车,遭到列车长的。这伙人将列车长打伤住院。田波知道后,找来列车长的弟弟想私了此事,遭到。田波说:“好,有种!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是,他带领李家勇等人将他家开的小卖店砸个稀巴烂,损失上万元。从此,报复和接踵而至,者到市里都无人管。媳妇看生活无着落要跟他离婚,列车长弟弟无奈,情急之下将自己左手无名指剁掉一节找田波私了了。

  1995年,田波、李家勇、姜斌无故将一人打得倒在地上起不来。此时,该辖区的长恰好经过,任凭该人如何哀求,所长却不闻不问扬长而去。1997年,一在内被田波一脚踹伤,这位所长仍无事一样,对者不做任何处理。原来,这名所长以前在偏远地区当所长,是田波出面找到市里某领导,把他调到市里繁华地带的。后因工作无起色,市局准备将他免职。此人听说后27天没上班,第28天,却神奇地坐在市局的热点岗位户政科科长的上。原来又是通过田波找到市里某领导一手办下来的。他对田波能不戴德吗?

  经过10个月的艰作,通化市局专案组查获田波团伙犯罪线余起。他们一举抓获其20余名,其中主犯2名,有30多名团伙慑于打击声威主动投案自首。

  1999年11月19日,专案组经请示省厅同意,决定田波。当晚,梅河口警方开始行动,将田波抓获。然而,田波竟乘战士放松而逃之夭夭。

  抓不到首犯田波,就无法向党和尤其是当地老百姓交待。两年多来,侦查员们南下广州、深圳,北上黑河、,东到延吉,西到西安,搜寻田波所有落脚点……

  田波于1999年11月19日晚逃脱后,乘出租车跑到东丰一赌友家,借了6万元钱,第二天乘车去大连。在大连得病后,又上某医院住院2个多月,然后回沈阳找到姘妇萍,二人在沈阳租了一处子,领着孩子住了下来。

  2000年10月2日,沈阳普查户口。当敲开门时,田波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第二天,他们惊慌失措地逃到东港市萍的表哥家。

  2000年12月起,全国掀起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厅把田波作为突破口,向全国。

  警用车越过陡峭险峻的山崖,冲破沉重的夜幕,驶进东港市。打黑特别行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冲到还没起床的田波面前,几双有力的大手将他死死缚住。

  现已查明,田波犯罪团伙涉案90余起。专案组共缴获10件、管制刀具10把、120发,价值100余万元的高档轿车4台,查封楼7处,各种车辆19台及大量现金和物品。

  据研究黑问题的学教授蔡少卿估计,中国目前黑至少有100万人。

  蔡少卿指出,中国目前的犯罪团伙,不单单是恶,大多数是,具有的雏形,组织发展得还不够成熟,所以中国警方称之为“带有黑性质的犯罪团伙”。

  直观地看,中国目前“黑”得不轻。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出现了名目不同的带有黑性质的帮会组织。在城市,沈阳、广州、上海、天津等黑更加;在农村,许多地区出现带有封建帮会性质的,如四川的安岳县就有50个,湖南益阳地区有250个3120人,河南商丘地区121各142人。

  蔡少卿估计,中国地区黑至少在100万人左右。(钟荷)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原文标题:梅河口黑社会“黑市长”梅河口 网址:http://www.wzxyy.com.cn/junshixinwen/2020/0326/96672.html

Copyright © 2010-2020 消息源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