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现在台湾人民终时事新闻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时事新闻 2019-09-11157未知admin

  原标题:现在台湾人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

  作者 宋鲁郑,旅法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

  现在台湾人民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只要执政,他们生活水平就会下降,两岸关系就会紧张;只要执政,至少他们还有改善的机会,改善的可能。以前可能是数字上的生活水平下降,购买力下降。但这一次大家真的是切身地感受到了。

  比如说旅游业、酒店业。我当时去高雄看选举的时候,我就住在六合夜市的附近。六合夜市一直是高雄一景,以前都是熙熙攘攘,因为80%是大陆游客,但我这次去一看就是非常的冷清。老百姓真的是有感了。

  还有一个例子是我当时看台湾的电视辩论节目,有一个农民辩论当场就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他说,“你看,我这个眼镜腿断了,我都不敢去修,我拿胶布把它粘上”。当时所有的嘉宾、主持人都惊呆了,都想不到农民已经困难到这个程度了。他说,“我不修这个眼镜,拿胶布粘一下,就可以省下两千新台币(就是四百人民币),可以给孩子买点牛奶喝,给太太买点补品”。时事新闻居然到了这个程度了。

  台湾经济下滑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巧合,就是它的民主化是同步的。

  我2004年第一次去台湾的时候,一个出租司机就告诉我,他说“你住的这个地区叫天母,以前是我们台北最繁华的地方,有很多国际大企业在那里。但是2000年政党轮替,执政,很多大企业担心政局不稳,时事新闻就撤资了,我的女儿也失业了。”它的这种政党轮体,导致政策的朝令夕改,导致一种不稳定,影响了岛内外的财团资金的流失,我觉得这是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就是它的政党的内耗太厉害了。

  从理论设计来说,在野党要做忠诚的反对党,责任就是要监督执政党,让它好好执政,好好地为人民服务。但是它这个设计是违反人性的。因为在野党要想成为执政党,必须是执政党要犯很大的错误,失去民意支持下台,它才有可能,才有机会。所以它怎么可能会帮助执政党,监督它去让它好好地执政?它肯定是想办法让执政党犯错误,或者当这种犯错误的时候,它就夸大这种错误,为上台而反对。所以说每一个执政党全都是这样,政党内耗。

  台湾政治因此出现很多有意思的现象。执政了,有一个人去当教育部门的负责人。后来发现不对,这个立法机构怎么有一些政策是专门限制教育部门的?他去一查,原来当初是自己干民意代表的时候提出来的议案——那个时候是执政,结果等到换他执政了,受到报应了。这完全不是按照台湾需要。

  第三个原因就是这个制度,它要迎合民意,迎合选民,所以每个人一上来就先许诺,“我上来以后就要发养老金,就要提高什么什么补助”,结果导致了台湾所有的县市是负债累累。高雄负债三千亿,就是这个原因。

  第四个原因,就和坚持,不承认“九二共识”有关系了。我们知道大陆经济起飞,全球都希望能搭上我们这一班车;只有台湾,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一执政就挑衅大陆或不承认“九二共识”,它就没有办法分享大陆经济起飞的成果。

  它同时还要搞新南向政策,那都是不可行的。

  南向政策就是,我通过开拓东南亚国家的市场,比如吸引东南亚的游客到台湾来,填补大陆游客不来留下的空白。但为什么失败了呢?

  因为东南亚国家一直比较穷,第二他们没有那种购买大量礼物和亲戚、朋友们分享的传统,所以他们来了以后,只是走马观花看一看,没有很多实质的效益。大陆游客去了,不光是日常消费吃、住,购买力也非常的高,大陆购买力超过美国、日本游客。

  而且因为东南亚比较穷,很多人来了以后就留下来非法地打工,还附带和台湾人争抢工作机会。比如老板说“我招不到人,我会涨工资”,这帮人呼呼地跑进来以后,老板不缺人了,时事新闻就等于间接造成了台湾社会的工资进一步下降。

  台湾的投资投到东南亚,也很难产生效益,而且碰到风险也没办法去解决。台湾和大陆同文同种,语言都没有什么障碍,文化没有什么障碍,交流起来成本非常低,非常容易沟通。但是东南亚和台湾都没有什么正式的关系,出了问题都难保护、交涉。越南曾有一段出现过骚乱,很多台湾企业被,但台湾根本没有办法去保护他们,因为和他们都没有任何正式的关系。

  而东南亚也不可能跑到台湾去投资,因为它有大陆市场,他们想办法和大陆合作,对台湾其实也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它这个新南向政策是根本就行不通的。

  你要是到大陆来,因为大陆把台湾当成是自己人,希望我们两个都要好,希望通过经济交流来实现我们最终的统一,大陆对他们非常的偏爱,偏向于关照的,完全不一样。但是就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非要和大陆隔绝开来,甚至挑衅和对抗,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分享到大陆的红利。

  所以说台湾的经济走到今天,是一点都不意外。

  责任编辑:余鹏飞

Copyright © 2010-2020 消息源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