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新闻+他是末代皇帝,曾经的亚洲第一美男_角色

文化新闻 2019-11-08198未知admin

  原标题:他是末代皇帝,曾经的亚洲第一美男

  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两次获得金球奖的华人;

  第一位登上奥斯卡颁奖台的华人;

  美国《人物》评选“全球最美50人”之一。

  尊龙,上个世纪备受瞩目的国际巨星,很多人不一定认识。

  但说起他最成功的角色——《末代皇帝》里的溥仪,可能大家会熟悉。

  作为曾经风华绝代的明星,他荣誉加身。但你能想到,他屡次在国内蒙尘,一身漂泊无依吗?

  他的人生,就是一部跌宕起伏的传奇。

  “程蝶衣”般的童年,不堪回首

  关于尊龙在国内最有名的一件事,还是“罢演《霸王别姬》”。

  当时,程蝶衣这个角色先找了他,但因为种种原因,陈凯歌启用了同样优秀的张国荣。

  本来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导演选角故事,却被有心人发酵成了:尊龙耍大牌,“空运狗”、“天价片酬”加在一起,听起来就像一个贪得无厌的大牌明星的恶俗故事,最后这部电影大火,更加让人唏嘘,各种明箭都向他飞去,将他“有眼无珠”的恶名钉的死死的。

  其实,程蝶衣这个角色,仿佛为尊龙量身而制。

  尊龙一出生就成了弃儿,无父无母,连名字都不曾有。

  他被一个路过的上海老太收养,收养他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收养孩子可以拿到政府补贴。

  养母年纪大,没文化,物质的匮乏,让内心贫瘠,很难有更丰盛的爱分给尊龙。

  她对尊龙很粗暴,文化新闻稍有不顺心就拿他出气。

  即便他懂得察言观色,不哭不闹,养母还是经常动丢弃他的念头。

  扔了几次,就带回去几次,必然是情分作祟,但养母又动了其他歪心思。

  “我记得她对她的同伴说,他长的还行,老是喜欢动来动去,何不送他去学戏,我们又不用花钱,文化新闻他的话虽然没工资但能养活自己,还能学点东西然后做个演员。”

  事情就这么开始了。

  被养母卖到春秋戏剧学院后,因为长着一张混血面庞,无父无母,他成了少年人眼中的“靶子”。

  被打的最狠的一次,身上裂开了血口子,因为没钱,他自己去找裁缝缝了八针;师傅们也很严,动辄打骂,他受不了逃跑了,但仔细一想,出去又能做什么?溜回来又被师傅一顿好打。

  当他看到程蝶衣这个角色时候,自己也说:“这不就是我的自传吗?我懂事时就在粉菊花那里踢腿吃大锅饭唱戏,我的一切做人处世,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是京戏里来的。”

  兜兜转转,没能饰演程蝶衣的他,同年在另一部《蝴蝶君》里饰演雌雄莫别的蝴蝶君。

  已经41岁的他,饰演的京剧名伶宋蝴蝶,色艺冠绝,雌雄同体般神秘气质,把外交官迷得神魂颠倒。

  (蝴蝶夫人,却丝毫不违和)

  多年以后,这部电影被影迷们翻出来,他惊才绝艳的表现,终于和另一个伟大角色程蝶衣并列。

  命运赐给他的“优惠券”

  17岁的尊龙,得到命运馈赠的一张“优惠券”。

  跟着戏班出演时,有个美国家庭看重他的资质,愿意资助他,为他去美国掏路费。

  另一边,他在戏班出师后,他拿到一份邵氏电影公司的长达十年武师合约。

  在当时,很多大火的明星都是武师出身,像郑佩佩、狄龙等,虽然辛苦,但能出头。去美国,又是另一番艰苦境遇,且前景未知。

  但他选择了去美国。

  那个被戏班笑称为“Johnny”的小少年,无名,亦无根,去哪里都一身轻。

  后来,他说自己很喜欢龙,因为龙代表了中国精神,他给自己取名John Lone,中文名尊龙。

  其中的那个lone,仿佛是他长长一生的注脚,孤单地意味深长。

  刚去美国时,尊龙卖油饼、冰淇淋,当服务员,一边拼命学习吸收养分。

  后来,尊龙考上了美国戏剧艺术学院洛杉矶分校,开始接受正规的表演教育。

  但,华人演员在当时并不受重用,就算能接到戏,也是一些边角料,亦或是存在歧视中华的刻板角色。而且,尊龙长得太好看,导演本能认为颜值会覆盖角色本身,难上加难。

  等了好久的机会,24岁的他才在电影《金刚:传奇重生》中出演一个中国仆人角色,出场时间还不到一分钟。

  接下来,尊龙跑龙套一跑就是八年。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十分欣赏他的亚裔导演和编剧,开始在百老汇舞台上表演。后来他自编自导,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获得了美国戏剧界最高奖项——奥比奖最佳表演奖,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华人。

  当时一手发掘了刘玉玲等华人明星的黄玉美,介绍他去《冰人四万年》饰演一个野人。

  (据说导演当初嫌弃他颜值太高,无法胜任......)

  事实证明,没有颜值的加持,他的演技依然出众。

  在美国隐忍15年的尊龙,开始大放异彩。

  人生的高光时刻

  1985年,尊龙在《龙年》里饰演一个黑帮老大,身高172的尊龙,演出了亡命之徒的狠辣和不动声色,却也带了几分英雄迟暮的高贵。

  这个角色火了,他入围金球奖最佳男配,据说,香港后期的黑帮大佬形象:梳油头,抽烟,穿西装等扮相,皆出自于《龙年》里尊龙饰演的黑帮大佬。

  一部戏火了,机会也就多了起来。

  大导演贝托鲁奇当时正在为《末代皇帝》选角,尊龙是第一个试镜溥仪的人,贝托鲁奇看完就很满意,但转念一想,这也顺利的太离谱了。所以,导演又寻寻觅觅几个月,依然没有找到比尊龙更出色的人,转头启用了他。

  一个是现实生活中的末代皇帝,一个是无根的中国之“龙”,溥仪的骄傲和困局,在尊龙的眼神里,心有灵犀般,得到理解。

  现实生活中的溥仪,是清瘦的模样,面庞更多的是软,而混血儿尊龙的脸庞刚毅,二者并不相似。

  但尊龙饰演的末代皇帝年老时回到故宫——曾经的家,坐在龙椅的那一刻,却真真正正的和历史上那个处在时代夹缝里的皇帝重合。

  《末代皇帝》在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上揽括了九大奖项,也让尊龙获得了金球奖提名,至此,尊龙一战成名。

  尊龙那时候有多火?

  奥斯卡的颁奖典礼,他和陈冲一起做了“最佳纪录短片”颁奖人;

  林青霞为了他,大半夜不睡觉,跑去和他打麻将一通宵,只为了近距离观赏他的颜;

  王祖贤不善表达,在晚会上见到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小女儿情态;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用来形容尊龙,再合适不过。

  现实中的“末代皇帝”

  就像每个传奇人物一样,从高光时刻再到英雄迟暮,大多不是时势原因,而是性格所就。

  也许从小的孤独生活嵌入命理,使他在人生重大方向上剑走偏锋,坚持和骄傲,在人精遍地的娱乐圈,会让人陷入伶仃。

  比如,《霸王别姬》一事,尊龙被说成耍大牌,一说是因为”空运狗”,还有人说是价钱太高。

  尊龙孑然一生,只有狗相伴左右,或许,在他眼中狗狗就如同自己的家人,孤独的他想要把狗狗接到身边,人之常情。

  更多的龃龉,我想还是因为理念。

  尊龙有一次打电话给陈凯歌讨论剧本问题,陈凯歌直言:“你知道现在几点吗?现在是凌晨两点。”

  一个不谙世故,戏比天大;一个指点江山惯了,容不得别人冒犯。总之,这件事没成,尊龙还惹了一身“腥”。

  后来,尊龙又因为人生地不熟,被邓建国挖坑,拍了一系列不入流,剧本烂的片子。他在电视剧《康熙微服私访记5》饰演皇帝,在《乾隆与香妃》里饰演皇帝,就内涵和份量都不如早期饰演的溥仪一半光辉。

  对了,他还和李玟主演了电影《自娱自乐》,在里面饰演一个农民,李玟是歌手出身,这片子专业程度一般,效果自然不好。

  同时间,邓建国极尽所能的炒作,说他当年追陈冲的情史,说他的落魄.......竭尽所能的利用一代巨星的余晖,为自己的影片造势。

  面对邓建国的炒作,一向清高的尊龙却为他辩护:“炒作也是一种大艺术。”

  这不像他,倒像是一个被忽悠的好学生,那个骗子带他尝试过前所未有的放松,让他感到痴迷和新奇,尊龙说:“在贵阳,我们快乐地唱歌跳舞,蛮野的,我从来没有这样轻松过,他影响我,我觉得特别好。”

  敏感如他,其实心知肚明,可能确实是不善交际,或者戏比天大,面对种种庸俗,他默默消化。

  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里,尊龙提起《自娱自乐》里的感受:

  拍《自娱自乐》的时候,导演和制片就是在利用我,但同时他们也看不起我,是那种麻木愚蠢的看不起,觉得我是过气明星。我是很尊重那个角色的,从不为自己着想。

  一顿操作下来,尊龙口碑渐渐败坏,文化新闻第一场回国仪式,这样冒冒失失的失去了最佳印象,后来,他再也没能在国内荧屏“东山再起”。

  繁华过后,归于平静

  没有家,缺爱,长得过分美貌,于一个男人来说,是幸运也是不幸。

  幸运的是,他始于微末,却有着惊人的皮囊和坚定的个性,能在这个现实世界闯开一个口子,步步高升;不幸的是,他需要常年和命运自带的悲凉底色作斗争,还要被贯之“孤独”这样的标签。

  他脆弱,在于不善交际,也没人教会他为人处事。

  “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因为我没有受过父母的教育,没人指引我,我对父母的形象没有印象,我一出生就这样了,就这么被丢下了。”

  即便在最风光时期,取得的那些荣耀,他也没有目标可以分享。

  就像一个总是取得高分的孩子,家里没有一个地方为他张贴荣誉证书,没有父母拉着别人家长里短炫耀儿子的优秀。

  生活里最烟火气最柔软的那一面,尊龙此生注定无缘参与。

  拍完《游侠》,尊龙彻底归隐。

  他在加拿大定居,养了一条狗,认领了两颗千年古树做祖父祖母,他总是对着树说话,流泪,仿佛他们就是他的亲人,是他的根。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井然有序的生活,也有人注定孑然一生,但那不是孤独,反而是一种更大的奖赏。

  命运迫使他们参与到更伟大,更烂漫的精神建设中,去不停地追逐闪耀的时刻,去创造更多的传奇,尊龙,显然就是第二种人。

  他在采访的时候说:

  “是啊,不过有时人们会说慧极必伤,说知道太多不好,你懂吧?即便那样,我的观点还是一样的,我也更爱知识,因为我不想活在无知里,不想活在动物的本能恐惧里,我想活在实现价值的满足感和足以慰藉他人的感悟能力里。”

  谈及年少时的苦难和屈辱,他仿佛有滤镜般,“在我看来,对世界不宽容,就是对自己不宽容。”

  从一个无名无姓的弃儿再到国际巨星,尊龙的“根”,不是皮囊和一口恶气,而是他高贵的人格。

  如今已经67岁的尊龙,归于平淡,隐入生活,但江湖上少不了他的传说,但人们更多的是,惊艳他的容貌,嘘唏他的身世,怜悯他的格局,但这,并不是尊龙最为称道的地方。

  尊龙身上最美好的部分,是一直在寻找自我,完善自我,且面对养母的虐待,戏班的欺辱,父母的遗弃,他都坦然受之,报之以温柔。

  岁月已逝,但灵魂不老,祝尊龙先生平安顺遂。

  部分参考资料:

  【1】《末代皇帝》,电影

  【2】《蝴蝶君》,电影

  【3】至尊龙裔采访,贴吧

Copyright © 2010-2020 消息源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